<td id="pbjj7"></td>
  • <small id="pbjj7"></small>

      <td id="pbjj7"></td>
      1. <output id="pbjj7"><ruby id="pbjj7"><div id="pbjj7"></div></ruby></output>
      2. <small id="pbjj7"></small>

          <td id="pbjj7"><strong id="pbjj7"></strong></td>

          <label id="pbjj7"><ruby id="pbjj7"></ruby></label>

        1. <td id="pbjj7"></td>

            <big id="pbjj7"></big>

            遇見動態

            iAround News

            吃貨時代的背后,隱藏著一副獨特的心理地圖

            2015-08-04

            自從《舌尖上的中國》總導演陳曉卿自稱“吃貨”以來,這個詞在國人的語境中就再無一絲貶義了,吃貨們迎來了自己的春天:原來評價某人“吃貨”,暗含的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沒夠”的好吃懶做之意;而今,“吃貨”則代表“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代表“有品位、有追求”。“吃貨”成了一張熠熠閃光的通行證,它讓微博、微信、朋友圈各路曬美食者曬得理直氣壯,讓各種美食雜志、書籍、節目、游戲、APP層出不窮,讓社會文化潮流觀察者頻頻感嘆:“我是吃貨我怕誰”的時代來了。

            “集體無意識大部分都是被某一些潮流所掌控的,不管是時尚類,還是文化類和美食類的潮流,都會潛藏著一種‘你’被催眠了的過程。”林紫北京心理咨詢中心主任咨詢師丁力說,某種意義上,當下這股鋪天蓋地的美食熱也是一種集體無意識的表現,美食家、美食節目、美食機構們共同把食物變成了一種風尚,一種潮流,大眾在接受的過程中被催眠了:大家都是這樣的,那么我就跟從。“這種從眾心理,可以泛化到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吃、安全感與歷史創傷
            “食物本身是有心理意義的。”北京大學心理學博士、心理咨詢師李松蔚表示,小孩子一生下來,與這個世界發生的最初接觸是媽媽的乳房,他們通過吸吮奶水來獲得與世界的聯結和安全感。所以人類會通過進食讓自己感到安全、感到溫暖,包括很多人在焦慮或有情緒問題時選擇吃東西來緩解宣泄,“進食這個行為本身就能起到一定的安撫情緒作用。”

            在現在炙手可熱的美食作家殳俏看來,食物是一種快樂,“賦予你安全感,滿足感”。出生于“好吃家族”的她,從小便在爺爺的夸張西式早餐、奶奶的煤爐蛋餃、爸爸的芥末雞翅和咖喱紅燒帶魚中體味著食物輸出的情感。成人后,她做美食、寫美食、尋美食、傳遞“人與食物的美好關系”,食物漫出她的生活,成了她的事業、她的世界。“我跟世界的連接點就是食物,微不足道又無處不在,以此輸出我的努力、輸出我的情懷。”殳俏說。

            李松蔚分析,中國人之所以對食物投注了如此多看起來都有些夸張的情感與表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歷史創傷——饑餓。“中國人一直都是在饑餓的記憶中生存著,所以就導致我們的上輩人、上上輩人認為吃是特別重要、特別有安全感的事情。”看看如今端著飯碗追著小朋友跑的各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就知道,不吃飯對他們是天大的事兒,覺得這孩子有問題,反過來如果孩子吃很多,一般他們不會覺得有啥不對,反而喜滋滋稱贊“胖嘟嘟多好”。“歷史因素的強化,讓中國人覺得吃是一個好行為,不吃是有問題的行為。”

            曬美食、社交與自我認同
            隨《舌尖上的中國》一同異軍突起的,還有浩浩蕩蕩的“曬美食黨”。每個人的朋友圈里都會有那么幾個“黨員”,上至五星級酒店自助餐,下至路邊攤烤串,豐富至滿漢全席,簡單至一碗白飯,總有人不厭其煩、不辭辛苦地調好各種圖像效果發上來,儼然一部部不同版本的“舌尖上的民間”。

            各種曝,各種曬,圖什么?心理咨詢師丁力強調“我是曬情感更多一點”。她也是曬美食黨,有時曬自己燒的家常菜,有時曬老公做的蛋炒飯,有時曬到了喜歡的餐廳,被情調與環境催生出的抒情感慨。“這是一種交流,重要的是我在當下,我和食物之間,能夠創造出一種氛圍與大家分享,有一種很濃的情感聯系在里面。比如早上老公給我做了雞蛋炒飯,那個飯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么早起來,做我喜歡吃的東西,這是特別好的感動。”

            在李松蔚看來,曬美食這件事的心理動機因人而異,但大部分人還是通過這個與別人建立關系。在社會高速發展、兩極化發展日益嚴重時,對許多處在焦慮狀態的年輕人,吃東西或曬美食會成為幫助他們的一種方式。“比如我不能每年都曬去馬爾代夫的照片,但曬一個我去哪里吃的東西是很容易的。我用這種方式顯現自己對生活的追求和品位,這是跨越了階級和貧富的一種存在。曬出去,朋友們給我點贊,我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去跟別人建立關系,實現我對于個人身份、品位的認同。”

            于是,當飯桌前的所有人都在菜上齊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動筷子而是摸出手機拍照,然后各種曬照片、討論又去了哪里吃了什么、照片何種風格更華麗時,“吃”好像已經不是重點——“許多人的關注重點已經不是食物,而是食物背后所代表的我自己。”李松蔚說。
            美食的壓迫
            “美食,如果談論得太多,反而會產生壓迫性的焦慮感與副作用,有些人甚至疑惑自己是否是會吃的人。”就在《舌尖上的中國》第二季如火如荼播出時,它的總顧問、食評家沈宏非在某論壇上如此感慨。

            丁力說她可以理解這種感受:假如別人都說吃過鹿茸,你沒吃過,就會覺得自己和大家有點距離;黃太吉的煎餅大家都說好吃,你覺得不怎么樣,就會不自禁認為自己有點異類;當大家都在討論某家餐廳某道菜時,你不知道,就會感到孤立。在中國,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在“求同”,只要與多數人一樣,就會感到安全。對美食的關注、討論與解讀過多,容易讓人為食物附加太多超越它們本身之外的價值和身份認同,然后再為這一切所累。

            “當你感受到食物帶給你那么多的附加的東西之后,你和這個食物本身還會有情感,還會有聯結嗎?”或許這是我們被美食熱潮所累時,可以問向自己的問題。丁力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分享:“ 如果我們能夠延伸食物帶給我們情感的部分、愛的部分,能夠此時此刻此地,享受自己和食物之間產生的愉悅感,可能你再次看待食物的時候就會很不同。如果食物帶給你濃郁的幸福感,它背后一定有一段故事,一種情感,那個故事和情感才是重點。”

            宁夏11选5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