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pbjj7"></td>
  • <small id="pbjj7"></small>

      <td id="pbjj7"></td>
      1. <output id="pbjj7"><ruby id="pbjj7"><div id="pbjj7"></div></ruby></output>
      2. <small id="pbjj7"></small>

          <td id="pbjj7"><strong id="pbjj7"></strong></td>

          <label id="pbjj7"><ruby id="pbjj7"></ruby></label>

        1. <td id="pbjj7"></td>

            <big id="pbjj7"></big>

            遇見動態

            iAround News

            數字時代,年輕人正逐漸失去理解情感的能力

            2015-08-04

            如果你盯著屏幕的時間久了會怎么樣?近來一項來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以下簡稱UCLA)的心理學研究顯示:青少年的社交技能可能會下降,因為他們原本用于面對面互動交流的時間被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所占據。

            UCLA的科學家們發現,如果一個六年級的學生在5天之內沒有接觸過任何帶屏幕的電子設備,比如智能手機、電腦或者電視,那么他在情緒理解方面的能力將會大大好于他那些同往常一樣,每天花費大量時間在他們的智能手機或是電腦上的同學。

            “沒錯,許多人都看到了電子媒體在教育中的好出,但又有多少人能夠看到我們為之付出的代價呢?”Patricia Greenfield,一名UCLA的特聘心理學家,同時也是這項研究的最終作者告訴我們。“對情緒線索的敏感性下降——換句話說就是難以去理解他人的情感——這就是其中的一個重大代價。人與人之間的直接交流被屏幕與屏幕之間的交談所取代似乎正在降低人們的社交技能。”

            這項研究將要發表在10月份的《計算機與人類行為》雜志上,并且目前已于該雜志的網絡版上公布。

            心理學家研究了兩組來自南加州某所公立學校的六年級學生:其中的51名學生要在距離洛杉磯以東約70英里的巴利學院,一個自然與科學營地,一起生活5天,而其余的54名同樣來自該校的六年級學生則照常生活(在研究結束之后他們也要前往巴利學院)。

            在營地里,這些學生們不允許使用任何電子設備,這在頭幾天里對學生來說是一項十分具有挑戰性的規定。但營地的老師報告,大部分學生都很快適應了這一點。

            在研究的開始階段與結束階段,這些學生都需要參加一個通過照片或錄像來識別他人的表情的測試,用來評價他們理解情緒的能力。這個測試中,學生需要觀察48張人臉的圖片,其中包括了開心、悲傷、生氣和驚恐,并被要求一一指出那些照片里的人是什么表情。

            同樣,他們還觀看了一段演員之間彼此互動的錄像,并且被要求描述錄像中某個角色的情緒。在某一段錄像中,一些學生正在參加考試,并且要將試卷交給老師。某個學生顯得自信而興奮,而其他的則十分焦慮。而來另一段錄像中,一個學生在被排除出一個對話之后顯得十分悲傷和沮喪。

            經過5天的營地生活的學生,相比起那些過著日常生活,持續使用著電子設備的學生而言,他們讀取面部表情以及其他非言語的情緒線索的能力得到了顯著改善。

            研究人員記錄下了在測試過程中學生們所犯錯誤的數量,在分析照片的環節中,這些學生從一開始的平均14.02次錯誤下降到了結束時的平均9.41次錯誤。

            “你不可能從一個屏幕中學習怎樣去理解那些非言語的情緒線索,但你卻能夠在一次面對面的交流中學到這些。”研究的第一作者,Yalda Uhls,同時也是UCLA兒童電子媒體中心的資深研究員告訴我們。“所以說,如果你沒有時間去聯系面對面的交流,那么你就很有可能會喪失重要的社交技能。”

            參與研究的學生們告訴研究人員,他們在一個正常的教學日中花費在課本、看電視和電子游戲上的時間大概是在四個半小時左右。而另一個調查則指出,這個數字在全國范圍內的平均值還要更高一些。

            Greenfield認為這項研究的結果是十分顯著的,因為這些學生僅僅經過五天就有了如此進步。

            她說這項研究的意義在于人們需要更多的面對面交流,尤其是在當今人們已經逐漸習慣了利用電子設備進行社會交往,他們花費太少的時間去發展他們的社交技能以及學習去理解那些非言語的情緒線索。

            “我們已經展示了一個面對面交流的模型究竟可以產生多大的效果,”Greenfield說。“社會交往需要培養理解他人情緒的技能的。”

            Uhls認為表情符號是一種貧乏的面對面交流的替代品:“我們是社會性動物,我們需要從電子設備中解放出來的時間。”

            宁夏11选5app下载